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网  >> 时事新闻  >> 国内

南昌做高度近视眼手术医院哪家好

2018-01-18 17:28:53    来源:南昌普瑞    编辑:王明伦

南昌做高度近视眼手术医院哪家好,江西南昌当兵的视力要多少,上饶治疗近视方法,上饶准分子激光治疗眼睛,南昌icl和飞秒区别,南昌近视手术费,南昌飞秒激光近视手术 价格

null

原标题:堕落街消亡史:那一晚,夜凉如水

当推土机碾过堕落街老旧的建筑时,最激烈的反对声来自街边成长的学子。

其原因仅仅是这条街承载着他们的青春、镌刻了他们的回忆。

在一座最具“娱乐感”的城市里,那些反对的理由,显得苍白无力。

而今,那些什么端的人口已打包远去,我们的魅力新世界可喜地降临,再看“堕落街”被拆前后,恍若隔世。

撰文袁树勋

图片杨飞

01

从外观上看,这是一条再普通不过的商业街。狭长弯曲的街道,熙攘的人群,两旁的店铺散发着市井气息。

街头街尾各连接着一所高校——湖南师范大学和湖南大学。

熙熙攘攘的青年学生也成了街上最鲜活的风景,他们在此挥洒着青春,流连于各色廉价的美食间,在网吧和歌厅间寻找暂时的迷离和放纵,演绎爱恨情仇。

这条街因此也有了一个充满反讽意味的名字——“堕落街”,其原名“长沙市麓山商业文明街”,反倒被人遗忘。

2008年7月,一支庞大的拆迁队伍进驻此地时,在师生中引起的反响也一如当年北大三角地被拆毁。

拆除“堕落街”的理由简单:为净化高校周边环境,将堕落街所在的天马村一带整治成与岳麓山相得益彰的风景区。

2

“堕落街”这个称呼,早在上世纪90年代,便在两所大学充满反讽意识的师生中流传。

女生张雨(化名),2005年入读湖南师范大学,早在家乡读高三时,便久闻“堕落街”的盛名。

“闲来无事,在街口买一碗便宜的臭豆腐,两个人边吃边逛,一整晚就过去了。”张雨记忆中最幸福的时光,是与男友并肩逛街的夜晚,而一对对的情侣,也成了堕落街上最常见的一道风景线。

大学四年,张雨已记不清在“堕落街”里度过了多少个周末,便宜的小吃、廉价但新潮的服饰、KTV和四处可见的网吧。

街道上空飘荡着的有点浮躁、有点暧昧、代表着青春萌动的世俗气息,则为这些久居象牙塔的年轻学子打开了一扇通往滚滚红尘的大门,让他们可以一窥尘世的表象,却又不迷失本我。

青春无敌,堕落街也就成了烙刻在许多河西学子心灵深处的时代印章。

3

与铺天盖地的叹息声相比,学者谢几何更倾向于实际行动。

在拆除声不绝于耳的日子里,他借来一个摄像机,开始拍摄堕落街的每一个角落、每一处细节,以期留下最后的印象资料。

谢几何是典型的长沙人,说一口溜溜的长沙话,喜欢糖油粑粑和臭豆腐,在岳麓山下度过了大半个人生。

潜心历史文化研究的同时,他时常会感叹这座城市变化的速度。

“好多老东西都消失了,南门口的老建筑、坡子街的商号……”

消失的甚至包括堕落街的一部分,堕落街最初有两条,一街现在变成了连接湘江大道和东方红广场的马路,二街经过十几年的发展,成为现在的堕落街。

4

“80年代的堕落一街,店铺不似现在这般多,却是思想JF、ZYMZ的发声地,当时湖大学生办的一份先锋杂志,即以其命名。我记得80年代末,街上出现了两家书店,出售国外人文刊物,当时书店里常常聚集了一批知识分子,评古论今,其言论之大胆,思维之活跃,交锋之激烈,犹胜今日。”谢几何说。

1989年后,这两家书店消失,堕落一街在几年后也被夷平,市场经济浪潮在中国内地兴起,堕落街承载的ZZ意义消失,大量的民房被改建成门面,经济成为主旋律。

“当时堕落街所在村集体的主任,常说的一句话就说邓小平的‘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说好猫’,他力排众议,将原本商铺零落的堕落二街扩大,修建了大量的店面。”谢几何回忆道。

几年后,这一在当时颇为冒险的举动,给村民带来了丰厚的回报。随着周边高校人口的剧增,堕落街店铺和租房价格飙升,其所在的天马村,成为这一带最富裕的村落,“一户普通村民,每年光房租就可以收几万元。”

因此,拆迁过程中所遭遇的最大的阻力,就来自这些村民,堕落街残存的围墙上,至今可以见到“强行拆迁,天理不容”一类字迹。

尽管作为ZZ发声地的堕落街已不复存在,但在谢几何看来,这条汇聚多元文化的街道,以另一种方式延续其先锋意识。

5

上世纪90年代的堕落街,各种娱乐方式兴起,染发、超短裙等装束,最先在穿梭于这条街道的富有叛逆气息的大学生身上出现,大量临时搭架的民房,被出租给周边高校的情侣,“‘堕落街’之名,因此得来。”

在谢看来,“堕落街”这个称呼,本身就是反讽意识的体现,“一个不得不承认的现实是,在ZZ高压和物质诱惑的侵蚀下,作为思想发源地的大学,越来越失去其独立精神,沦为权力和金钱的附庸。而原本最富独立自主精神的大学生,在精神层面上,也越来越失去其话语空间和自我表达的勇气,他们转而通过自嘲的方式来表达心中的不满和压抑。‘堕落街’一词,即是这种方式的产物。”

教师李戈(化名)对这种观点颇为赞同,这个在师大校园里成长,最终又回到师大任教的中年人,年轻时喜欢摇滚乐和先锋派诗歌。

堕落街对他的意义,不仅仅在于街口的音像店里第一次听到了披头士的歌,街头旧书店里,淘到了金斯堡的诗集,更在于这条街以叛逆和自嘲的方式深深介入他和几代河西学子的大学时光,构成了曾经热血沸腾、又留下种种遗憾的青春记忆。

李戈记得,2006年,学校在迎接评估期间,晚上11点钟对学生宿舍拉闸断电,因此导致了学校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b乱”。

“堕落街狭小而隐秘的空间,群体的无意识,在某种程度上导致了相同的效果,即为平日里被现实所压抑的年轻人提供了一个宣泄的场所。也因此,它在无数河西学子心中,占据了一个崇高的位置。”李戈解释道。

2009年初春,随着男友的回家就业,大四女生张雨结束了一段感情,那一晚,站在夜凉如水的街口,她对身后的世界轻轻地说:“再见。”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 首页 龙江滚动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时事新闻 异闻录